「文学小说」《白鹿原》作者:陈忠实 现代文学史诗巨著,茅盾文学奖作品

2018年12月18日11:23:56 評論 538

文案

這是一部渭河平原50年變遷的雄奇史詩,一軸中國農村斑斓多彩,觸目驚心的長幅畫卷。主人公六娶六喪,奇妙的序曲預示著不祥。一個家庭兩代子孫,爲爭奪白鹿原的統治代代爭鬥不已,上演了一幕幕驚心動魄的話劇;巧取風水地,惡施美人計,孝子爲匪,親翁殺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大革命,日寇入侵,三年內戰,白鹿原翻雲覆雨,王旗變幻,家仇國恨,交錯纏結,冤冤相報代代不已……古老的土地在新生的陣痛中顫栗。

「文学小说」《白鹿原》作者:陈忠实 现代文学史诗巨著,茅盾文学奖作品

推薦等級:9.4分

特點:茅盾文學獎,農村,現代文學,史詩巨著

以下評論来自网络,供阅读参考:

評論1

典型的農村生活畫卷和家族數十年曆史,成名如此之大只因出現較早,實際可讀水平不如劉震雲故鄉天下黃花,和名不見經傳的老村的幾本作品質量相當,白嘉軒鹿子霖黑娃等人物都有血有肉形象鮮明,而作爲全書最高段最理想化的朱先生反而顯得偉大光榮正確而片面,此外,朱先生死的時候,毫無须要的加入了類似陽具崇敬的橋段,那一代作家似乎都對男子臍下三寸頗有執念,認爲它重要而有決定性,例如白鹿原,例如伏羲伏羲,例如基本每本賈平凹

評論2

陈忠实创作《白鹿原》前就暗下决心,要把这本书当作“将来垫枕头的”作品,也就是说,一名小说家总要写点自己都觉得好的作品用来陪葬。于王朔而言是《动物凶狠》,写了许多小说,王朔用于证明自己是严肃作家的作品是这个中篇,犹如史蒂芬金拿出《四季》(其中就包罗 肖伸克的救赎)来证明自己不仅可以写脱销书,还能写更深刻的。

《白鹿原》是長篇小說,結構上處處在模仿《紅樓夢》發表前也批閱幾載,增刪三次。我讀過兩三遍,我認爲,無論從哪個方面說,古典小說裏它都是最完美的一部。讀過之後,古典小說可以觀止矣!

我說的古典小說,是指那種傳統的寫法,仍有扣人心弦的情節,環境及社會配景描寫,甚至,有某種懲惡揚善或者其它的宿命感的小說。有別于現代小說,象王小波,村上春樹,安妮寶貝,這樣的是現代小說。現代小說,一直發展,似乎還沒有觀止的迹象。

《白鹿原》的結構非常古典,故事驚心動魄,場景宏大,氣度恢宏,跨越中國近代史,以關中大地一般人的生活爲主線,刻畫了一系列鮮明的中國人,真可謂深刻的反應了中國人民的性格--這一性格的反應和解讀,具有世界性。我覺得,如果翻譯得當,這本書是最當之無愧去申領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品。據說,沈從文曾經獲獎,只因去世沒能領獎,沈從文的作品具備世界性,是因爲他的筆下也寫出了中國人的性格,寫出了湘西鳳凰城的民族性。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長篇小說,結構很重要,結構的好,是有機的,一體的,是個有機物,結構和故事水乳交融,否則,就是無機物,僅字數較多還談不上長篇小說,就象不能把所有分行的文字都叫詩歌。

說它結構古典,是因爲陳忠實讀通了紅樓夢,引用了《紅樓夢》的結構特點:每一章節開頭都把結果交待給讀者,然後一步步的去解釋這個結果,好比《白鹿原》的第一句是:白嘉軒一生最引以爲傲的,是娶了*個老婆。。。。。。。然後,就把原因和每個老婆一一道來。
還有個章節第一句是:黑娃是收秋時回到原上的,回來時,還帶了個女人。
然後,又一一道來,黑娃這麽久都去哪兒了,經曆了什麽。。。。。。

這樣的結構非常吸引人,也把全書貫穿起來了。我沒寫過長篇小說,但讀過一些,知道什麽是好的結構,什麽是壞結構。

它的語言也是非常生動和鄉土化的--人物說的都是人話,和性格相符,仿佛就在我們身邊一樣。它所刻畫的人物形象很駁雜,涵蓋了各個階層,各色人等(缺陷就是女性人物較少,不過僅有的幾個,寫的很乐成),有正直有陰險,有善良有懦弱,有淫娃蕩婦,也有情深意重男。基本上,每個人物身上都體現了複雜的人性,更珍貴的是,體現出農耕社會中國人的精神,中國人守旧壓抑的道德感,因襲而來的獨特倫理觀,“耕讀傳家”的古傳統,善惡有報的宿命與救贖論。。。。。。

他写到了阴谋与恋爱,权利与欲望,甚至,部门的写出了真实的中国近代史,席卷全国犹如洪水淹没良田的 “三年自然灾害“,所谓”镇反运动“,在百年多难的白鹿原轰轰烈烈展开,人们在灾难和革命斗争面前,展示自己的真实一面。这些以真实历史为配景的故事,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绝非简单的市井故事、民间奇闻可以相比。甚至,书中不乏大量露骨的性描写,虽然作者碍于国内出书形势,在二稿三稿中做了不少删削,但剩余的部门,仍很精彩,比贾平凹同学赤裸裸的宣淫,和蹩脚的性描写高明多了。其差异犹三级之于毛片。

讀過外國小說再來看中文小說,的確落後一大截,但在古典小說方面,我不覺得《白鹿原》就比不上蘇聯文學,比不上英美那批古典小說家。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題目裏這句話,寫在《白鹿原》卷首,是托爾斯泰說的,我覺得,只要寫出了自己民族的”秘史“的小說家,都是好的小說家。二月河和陳忠實是對紅樓夢學習最爲乐成的中國作家。我不覺得《白鹿原》比《紅樓夢》差。

虽然功成名就的陈忠实,再也没写出逾越 《白鹿原》 的小说,而且身兼陕西作协主席职位,每逢年节,还得在新闻联播里露个面谈谈八荣八耻科学进展观啥的,但我认为,仅此一部,他的作家人生就可称圆满了。

外國作品自有其好處,尤其是現代小說,真不是國內作家可以比肩,甚至追也追不上。但不能因此就廢了一切中文小說。

《白鹿原》是部經得起時間考驗,可以一讀再讀的好小說。

評論3

第一次讀《白鹿原》是十幾年前,那時文壇上正“西風烈”,平凹路遙陳忠實風頭正勁,大多都質樸厚重,也就跟風讀了幾本,不加選擇,什麽《土街》,什麽《媾疫》等,幾乎都是中篇,《白鹿原》是那時唯一讀的長篇。讀到結尾處,竟有些茫然,黑娃死了,白嘉軒瞎了,鹿子霖瘋了,“食盡鳥投林”各有各的命數。

經典就是經典。隔了多年再讀,不光不生起倦心,反而越發覺得書的妙處,好看又耐看,宏大的配景,缜密的構思,人物的愛恨情仇,秒殺如今輕浮的都市言情穿越奇幻,對陳忠實更多分敬佩。

“小說,被認爲是一個民族的秘史。”(巴爾紮克),扉頁上這句話,顯示出作者的“野心”,和路遙寫《平凡的世界》一樣,他想寫描摹出一個時代,也追求宏大敘事,都是以家族恩怨興衰爲軸,附帶時代變遷。與《平凡的世界》相比,《白鹿原》時代跨越得更多,城頭王旗多次變換,千年儒學傳統浸潤下族長,奇妙不行知的力量,論廣度,要勝于前者。

白鹿原,确有其地。这道原在蓝田县城西南方向,史载“有白鹿游于西原”,遂命名 白鹿原。白鹿原这个名字后来几经历史的转换,在历史上还叫过灞陵原,著名的“鸿门宴”中,“沛公军灞上”,说的就是这个灞陵原,也就是白鹿原。白居易曾做诗云:“宠辱忧欢不到情,任他朝市自营营。独寻秋景城东去,白鹿原头信马行。”

而白鹿村,則是作者虛構的,不過現實裏也有它的原型,那個村裏有兩姓家族,也曾有過多次爭鬥。
書中人物。

白嘉軒,行事光明磊落,懷仁義之心,以德報怨,好面子,屬于有原則認死理的人,在要不要爲小娥建廟上表現最突出,甯可全族都染上瘟疫也不能向她低頭。

鹿子霖,精明強幹,爭強好勝,無原則爲了目的不擇手段,好色成性。最後,有靈性的生命被抽走,生不如死,毫無尊嚴的死去。

田小娥是書中爲數不多女性角色之一。按書中描寫來看,她屬于姿色中上,郭舉人,黑娃,鹿子霖,白孝文,這幾個男人都不靠譜。黑娃和白孝文雖都真心對她,也都在關鍵時刻離她而去。爲什麽要寫田小娥這個人物,陳忠實說“官辦的縣志不惜工本記載貞婦烈女的代號和事例,民間曆久不衰傳播的卻是蕩婦淫娃的故事……這個民族的面皮和內心的分裂由來已久。”

白鹿和白狼,是書中兩個對立的意象,一個主吉,一個主凶。在口耳相傳的傳說,白鹿乃神物,靈氣所集,是原上衆生的圖騰。無疑,白鹿是智慧是化身,神鹿見首不見尾,虛無缥缈,而物化到人物身上,只此兩位,白靈和朱先生。白靈被活埋時,她奶奶夢見白鹿出現。朱先生逝世時,其夫人見一只白鹿越過屋頂。

白靈幼時頑劣異常,卻極聰慧,以她姑父朱先生看來,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白靈的眼睛剛柔相濟,習文可安邦定國,習武則可能統領千軍萬馬。白靈性子又剛烈,爲進城求學,不惜刀橫在脖子上,逼父親讓步。一心一意追隨革命,卻死于自己人的肅反中。與她類似的是鹿兆海,滿腔熱血誓死報國抵禦外侮,沒死與敵酋之手,卻死于紅軍的槍彈之下。命運,開了個殘酷的玩笑。

朱先生之于《白鹿原》,如諸葛亮之于《三國演義》。算是書中最具智慧的人。

他自幼苦讀,晝夜吟誦,孤守書案,飽學儒雅。淡泊名利,滿清和民國,都有人力邀他做官,都被他婉拒。

他慧眼看世事,“房是招牌地是累,按下銀錢是催命鬼。”,每次衆人遇事疑難不能決,他只幾句就能點醒。

他雖處鬥室之中,但並非不聞世間事,常有出奇之舉。當原上衆人瘋狂種植鴉片時,他親手扶犁毀掉白嘉軒的罂粟,頗有關中林則徐之風。他只身進兵營,以三寸不爛之舌勸退清兵二十萬,並勸張總督“腳放大,發鉸短,指甲常剪兜要淺。”

當不得志的縣長找他訴苦時,他重複說著,“還得熬著”,縣長索要手迹時,慨然應允,找來紙墨筆硯,鋪開宣紙,懸腕揮毫,一氣呵成寫下四個大字“好人難活。”

當惡人軍閥劉軍長來時,他就在門口拴上兩條大狼狗,二犬把門,以豆腐燴肉招待他。軍閥劉軍長求字,他婉拒。嶽維山求字,他婉拒。後來,爲鹿兆海送葬時,他親寫祭文,親扶靈柩。聯合其他學人,發表大方的抗日宣言。嶽維山以縣志經費做要挾,讓他寫剿匪宣言,他毫不留情的堅決拒絕。

原上饑荒,啼饑號寒,阡陌之上,饑民如蟻。縣長請他任赈濟災民副總監,他慨然應允。他赈濟災民,不取一分一毫,確保把粒粒糧食送入災民口中,事後更不受人家送的匾額。這裏有個細節讓我印象深刻,白孝文因受了鹿三奚落,而去和災民搶舍飯,被鹿子霖拽住,並想給白孝文幾個馍,朱先生沈靜的說,“讓他多餓一陣兒好。”白孝文轉身要走時,被朱先生攔住“等等,你去搶一碗舍飯吃了再走。吃一碗舍飯好處匪淺……”隨後,朱先生對屋裏的人說,“我提議,咱們赈濟會同仁都去舀一碗舍飯,與民同食這個機會千載難遇。給我一個碗,你們不去我可去了……”

鹿兆海陣亡後,他決定和學人投筆從戎,親上抗日前線。頗有古代書生氣,文而不弱,剛氣猶存。
他博学多闻,淡泊名利,更奇妙的能預知吉凶。讓他有了些許奇妙色彩。他在解放前,勸白嘉軒自食其力,解雇掉所有長工,使白免于被劃分爲地主。最具有奇妙色彩的事在于他的遺囑,“不用蒙頭紙,不用棺材,不要吹鼓手,不向親友報喪,不接待任何吊孝者,不用磚箍墓,總而言之,不要鋪張,不要喧嚷,盡早入土。”入葬時,頭下枕著生前著寫一捆書。幾十年後,他的墓室被挖開,正如他生前對自己孫子說的“我重見天日,就靠你們喽。”裏面唯一的一塊磚,正反面都刻字,一面是“天作孽猶可違”。另一面是“人作孽不行活”,摔開後,裏面同樣刻著字“折騰到何日爲止。”學生和圍觀的村民都驚呼起來。。。是呀,時至今日,還不是照樣在折騰?

朱先生逝世後,書中對送喪那段的描寫,讀來真是令人感動。讓我想起德蕾莎修女下葬時,成千上萬的人冒著傾盆大雨走上街頭,爲她送行。12個人擡著她,印度總理跪下去了,所有人跪下去了,人民尊敬她,人們都不敢高過她的靈柩。

“這個人一生留下了數不清的奇事轶聞,全都是與人爲善的事,竟而找不出一件害人利己的事來。”“世上肯定再也出不了這樣的先生喽!”白嘉軒如是說。

還是他的閉門弟子,黑娃的挽聯概括的精准。

“自信终生無愧事,死後方敢對青天。”

朱先生这个人物在现实里的原型是关中大儒牛兆濂。陈忠实幼时听过不少牛的传奇。之所以是朱先生,而不是王先生,陈忠实说,“牛”“人”合一即为“朱”。有兴趣的可百度 牛兆濂 ,他的言行和书中朱先生吻合度还是颇高的,确实是牛人一个。

发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