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小说」《亮剑》作者:都梁 军人本色,铁血丹心

2018年12月19日13:22:50 評論 584

簡介:

李家坡戰鬥開始之前,李雲龍正在水腰子兵工廠和後勤部長張萬和軟磨硬泡。

李雲龍中等個子,長得很均勻,就是腦袋略顯大了些,用他自己的話解釋,

是小時候練武,師傅老讓他練頭功練得狠了些,淨拿腦袋往石碑上撞,

一來二去就把腦袋撞大了。李雲龍已和張部長糾纏了兩個多小時了,

不爲別的,就是想多弄點邊區造手榴彈。這是八路軍太行兵工廠的土産。

「军事小说」《亮剑》作者:都梁 军人本色,铁血丹心

推薦等級:9.4分

特點:軍事,曆史,文革,戰爭

(小懶推書)看了电视剧才回来翻的书,相信很多小宝物都和我一样,翻了网上的評論觉得已经表达出我的心绪,就不多写了,只能说,值得看,非常值得看。

以下評論来自网络,供阅读参考:

評論1

熬夜看完,哭成狗。整体都挺好,除了田雨的感情线很奇怪除外。 其实小说的后半部门才是“亮剑”二字的精髓所在,在充满硝烟的战场次亮剑,说明你是个合格的军人,而在看不见的战场上也能勇于亮剑,那才是真正的军人,就算为此丢掉性命,军魂永在。也许,正如李云龙死前所引用的一句话:一个军人最好的归宿,是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击中。小说里,我最喜欢丁伟,是个有血性且眼光独到的军人,正直,有远见,不怕得罪人,所以,他是最早被收拾的人。在此,敬礼

評論2

“如果我以畢生精力投身的這場革命到頭來不符合我的初衷,那麽這黨籍和職務還有什麽意義呢?”
——題記

電視劇裏趙剛的出場,背著八路軍行軍包,走進師部的門,“報到!”一個標准的軍禮,滿心壯志的堅定心情,卻也掩不住未脫的稚氣。屏幕右下方打出一排字:趙剛,延安抗大四期畢業生,燕京大學一二九運動組織者。神態間的堅定,舉手間的從容,滿滿透著對革命前途的信心,對生命自由的憧憬。

理想主義者總是需要一個信仰,否則在這樣一個殘酷的世界裏是無法生存下去的。

戰火紛飛的年代,趙剛的信仰就是偉大的共産黨。因爲他們許諾了一個美好的、理想的世界。在那裏有平等,有自由,有在當時的年歲裏人人渴望而不行及的安甯、智慧與進步。若沒有這樣堅定的革命信仰自始至終支撐著,他是很難在硝煙彌漫的戰場上、在一次次的生死線前,堅持到勝利的。

趙剛是個敏感的人。謹慎,愛思考,立場堅定,堅決執行上級指令,卻不死板,不教條。在獨立團乐成打下平安縣城後,躺在病床上的他對李雲龍說:以我的性格,應該會制止你。可是如果當時我制止了你,也就不會有後來的勝利了。這裏面有些值得思考的東西。所以,我又想,如果當時我在,我一定會和你一起幹的。
于是李雲龍大笑著說,和你搭檔真他娘的對脾氣,你是我這輩子見到的最好的政委!

然而,理想主義的人又经常把現實世界也理想化。他們需要一個完美的信仰支撐,于是在無意間總會不行幸免地將理想神化。于是便往往會在曆經千山萬水終于撥雲見日的欣慰後,才發現那些理想、信仰,竟然已經不是自己最初想要的樣子了。

不管是小說還是電視,作者都在盡力把趙剛塑造成一個儒將。謹慎,儒雅,溫文,凡事都會從大局考慮,堅持原則,有責任心。他對自己的評價:謹慎有余,膽魄不足。于是李雲龍說,如果把咱倆的性格均勻一下,肯定能幹大事!可是現實總是不會有那麽多完美的如果。所以趙剛回答,性格這東西很怪,你可以有意識地調整它,卻無法從根本上改變。

馮楠曾經說,“你們倆都是悲劇人物。趙剛,你恐怕至死都是個理想主義者,你參加革命時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准備爲了某種理想而獻身,當現實違反了你的初衷時,你便有了一種破滅感。因爲你無力阻止現實的發展,那種無奈和痛苦是很深刻的,如果帶著這種痛苦活著,你會感到生命變得毫無意義。”

一個人命運的悲劇一定是自身的性格和曆史的大環境相結合的産物。

趙剛和李雲龍,並肩摸爬滾打過的那段歲月,相互用身體爲對方擋過子彈,一起從炮火裏滾過來,血水裏爬過來,在戰友們的屍山火海間掙紮著站起來;他們一起走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直到親眼看著新中國的建立;他們被授銜,被晉升,卻無法忘記,有無數和他們一樣曾經付出過鮮血與青春的戰友們,在最後一場戰鬥裏,被最後一顆子彈擊中,永遠地倒下,就再也無法看到今天的勝利。所以他們是那樣珍惜今天的平和與安甯,因爲這些,是用和他們同進退共生死的兄弟們的生命換來的。

他們何其幸運,在無數敵人的槍林彈雨中依旧頑強地活了下來;可是他們又何其伤心,因爲這一次,盡管對面不再是美式榴彈炮和M3沖鋒槍,可是他們,卻無法再堅持了。
沒有槍,沒有炮,有的只是滿眼滿眼思想的愚昧,良知的喪失,滿目的蒼涼與行屍走肉!那些他們曾經拼了命打下的江山,那些他們曾經用生命保護過的同胞,這一次,竟然把“革命”的槍口對准了他們。

信仰啊,那曾經是多麽厚重的力量。那是你無數次想要放棄之時堅持下來的理由。你願意爲她付出青春、熱血,甚至獻出生命也在所不惜。那是光,是電,是暖,是茫茫暗夜裏海上的燈塔,立在天邊,任他風雨侵蝕,任他天搖地動,也不會倒下。那是最絕望的境遇裏始終閃爍的星點希望。
有信仰的人,總會相信只要堅持就能走到。可卻從來未曾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有可能被信仰叛逆。我們可是理想主義者啊,怎麽會相信如此不理想的情況!

其實所謂信仰,也許真的只是一個幻象,一個被我們下意識地美化了、理想化了、甚至是神化了的幻象。

于是,在幾十年如一日的堅守之後,在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欣喜還沒過去之時,卻震驚地發現,我們、竟然被我們的信仰叛逆了。那讓我們堅持著掙紮著與一切艱難苦痛鬥爭著活下來的信仰啊,也許更是我們生命的全部價值和意義所在。

于是世界仿佛在瞬間倒塌了。懷疑,不信,失望,整個價值觀的顛覆,生命的意義不得不被重新定位。

可是直到這時,直到愚昧的炮口已經毫不留情地對准了這群開國元勳們,李雲龍還是會下令禁绝對群衆開槍;趙剛還是會無奈卻肯定地說,他們沒有錯。“對待朋友像春天般溫暖,對待敵人像寒冬般嚴酷。”趙剛他們自己也曾經受著這樣的教育、並且也是這樣教育下一代的啊。
群衆們很勇敢,很堅定。他們堅決執行黨的指令、中央的號召,溫暖地對朋友,嚴酷地對敵人,堅決擁護領袖精神——這是他們的信仰,他們在堅持——這沒有錯;
趙剛李雲龍們也很勇敢,很堅定。其實他們只要猶豫一下,妥協一下,隨大流一下,也就不會有生命的威脅,可以繼續做他的統軍元帥,做他的軍區政委。可是爲了人民的生命和財産,爲了國家的主權和利益,爲了民族的自由與進步,面對強大的不行戰勝的對手,他們一次又一次地站出來,一次又一次地毅然亮劍。這一次也是一樣。即使清楚地知道結果是什麽,也依旧堅持著他們的信仰——這也沒有錯;
那麽到底是哪裏出錯了?

李雲龍苦思不得,趙剛卻看了個通透。

“我終于明白,革命也許是個中性詞。它可以引導人們走向光明,也可以以革命的名義制造人間災難。革命必須符合普遍的道德准則即人道的原則,如果對個體生命漠視或無動于衷,甚至無端制造流血和死亡,所謂革命無論打著怎樣好看的旗幟,其性質都是可疑的。我現在終于理解了當年高爾基的大聲疾呼:在這些普遍獸性化的日子,讓各人變得更加沒有人性,沒有愛與情。災難的蔓延,但我有能力捍衛自己的尊嚴、沒有了尊嚴我甯可選擇死亡。”

所以,人不能沒有信仰,但是還必須有一個高于信仰的原則。那就是人性、是良知,是對自由與平等的殷切渴望,是對生命與靈魂的虔誠尊重,是對國家與民族深沈的愛。它永遠不會幻滅,永遠不會倒塌。如果說信仰是黑夜裏海上的燈塔,它就是燈塔上方的那顆北極星,永遠安靜地亮在那裏,不耀眼,卻堅定。給迷茫的生命以指引,給被叛逆的靈魂以歸宿。

“如果我以畢生精力投身的這場革命到頭來不符合我的初衷,那麽這黨籍和職務還有什麽意義呢?”

看透了,也就再不會痛苦,再沒有了掙紮。當信仰違背了初衷,再堅持下去就不叫執著,而是盲目的固執。如果怎樣活著的努力也無法改變現狀,無法讓執政者從迷夢中醒來,那麽“死亡也是一種抗爭!”

我尊重趙剛的選擇。雖然也曾經懷疑過,是否有更好的方式,去改變現狀?可是不能否認,在當時那個特此外時代配景下,在那場人類文明遭遇的史無前例絕無僅有的浩劫中,這樣的選擇不是對生命的輕視,相反正是另一種方式的對生命的敬重、對純淨靈魂的堅守。

所以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馮楠問他,“告訴我,當年你投筆從戎,投身一場革命,幾十年的征殺,落得如此結局,你後悔嗎?”的時候,他可以平靜地回答,“不後悔,我盡了一個中國人的天职。當時民族危亡,強敵壓境,任何一個有血性的中國人都不行能置身于事外。在侵略者面前,我們沒給中國軍人丟臉。至于那場推翻國民黨統治的戰爭,我爲能參加那場戰爭而感到自豪。那是一個獨裁的、不得人心、腐敗透頂的政府,那個政府不垮台,天理難容。我這一生參加了兩場戰爭,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沒什麽可後悔的。我只是感到痛心,我想起那些爲了建立這個政權犧牲的戰友,想起他們心裏就受不了。……這些爲了理想而捐軀的人們,他們本以爲通過自己的犧牲能換來一個自由公正的社會,可他們的希望實現了嗎?”

“……我有能力捍衛自己的尊嚴、沒有了尊嚴我甯可選擇死亡。”

“……死亡也是一種抗爭,一個有尊嚴的生命才有存在的價值,失去了尊嚴,生命難道還有意義嗎?”

這是小說裏趙剛說的最後幾段話。

趙剛最後的選擇,也許悲壯,也許慘烈,但卻是一種對自我生命的終極完成。
如果他不這麽做,那麽結局只有兩種可能:向現實妥協;或者被“文攻武衛”給攻死、衛死。
第一種情況,不行能發生。若有發生的可能性,便也不會有今天的掙紮;第二種情況,那肯定是對這樣一個純粹的堅強的生命最致命的亵渎。

所以趙剛的選擇,是保持了自己生命的純粹的。直到生命的終點,他依旧幹幹淨淨,清清亮澈。就和當初背著八路軍行軍包滿懷壯志一臉堅定地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一樣純粹,一樣美好,帶著對革命前途的憧憬,對生命自由的希望;不變的笑容依旧純淨,溫和,像四月天裏澄澈的天空、透明的陽光,一點一點灑進我的心裏。那是在最絕望最黑暗的日子裏,能給人的心靈帶來鎮定和希望的、安靜的力量。

當革命的理想幻滅,當畢生的信仰倒塌,剩下的,一定還有高于理想與信仰的原則。那就是尊嚴,是良知,是坦然自若,是問心無愧,是更加值得堅守與敬重的、生命最原始最純粹的希望。
燈塔也許會倒下,航標也許會偏移,可是北極星,永遠端坐正北的天空,注視著人間的一切冷暖悲喜。
而時間總會證明,曆史總會澄清。待到一切的陰雲散去、守得雲開見月明之時,所有那些偏差的航標、倒下的燈塔,便會在北極星的指引下,重新歸位,還曆史一個真相。

所有年輕的美好的生命,總是需要有個指引,有個召喚。李雲龍說,面對再強大的對手,明知不敵也要毅然亮劍。趙剛說,亮劍,亮出的是氣勢,是膽略,是精神。即使倒下,也要成爲一座山,一道嶺。在那個殘暴荒謬不堪回首的年月裏,還有多少和趙剛李雲龍一樣純淨的靈魂,他們在心中亘古不變的信念的召喚下,在中華民族悠悠五千年的無數先哲們的指引中,最後一次,毅然亮劍。年輕的生命化作崇山峻嶺,化作日月星辰,守護著神州大地。共和國不會忘記,曾經有一群鮮活的血性的戰士,在這裏奮鬥過,堅守過,他們爲了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灑下熱血,獻出生命。他們逾越了一切宗教式的信仰,他們始終堅守著心中最純粹的信念和對生命最美好的希望;他們獨立的靈魂,便是對人性和自由最高的诠釋。

評論3

知道都梁,是因爲<血色浪漫>.那部褒貶不一的電視劇,並未讓原作者滿意.看著劉烨走過文革,走過越戰,走過改革開放,卻一如既往年輕,毫無變化的臉孔,就明白作者是不行能滿意的.一個演員再怎麽賣力,卻不能完結作者經曆人生曆練的多種情結.

<亮劍>是因爲老爸老媽看電視劇時,爆發出異常響亮的笑聲,才注意到的優秀電視劇,讓人見識到優秀的軍人.不,應該是優秀的中國男人的故事.惋惜的是,故事戛然而止,太突然,太急促.

原來,還有泰半的故事,被人隱去.又是那樣的暧昧態度,集體性來隱晦衆人皆知的曆史和經曆,讓人無奈又感歎.

看到完整版的<亮劍>小說,迫不及待翻到最後幾頁.弄不清楚我自己爲什麽這麽迫切得需要一個結局.好奇是一種傷害,尤其是沒有你期待的那種皆大歡喜和快樂圓滿的時候.

李雲龍死了,趙剛死了,田雨死了,馮楠死了,丁偉死了......最優秀的人,總是最先被時代所傷害和壓迫."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何況,這群優秀的人不僅是良木,更是銳劍.如果,他們再沈默些,再奸猾些,再暧昧些,再後退些,他們不會這麽悲慘地、壯烈地死去。

可是,優秀是一種天性。趙剛說,李雲龍和他唯一的相似點就是悲劇性格。悲劇的不是性格,甚至不是命運。而是世事無常吧。這些開國將領,功勳卓著的優秀軍人,就是不要做孬種,就是不要做孫子,就是要挺著脊梁贏得戰爭,同樣也挺著脊梁面對一個黑白顛倒、荒唐混亂的世界,坦然地死。

他們有遺憾,他們也不遺憾。因爲那劍已經亮出。

而他們的孩子,給悲怆無限的故事,看似添了哀傷,實際是加了希望。有了他們,這個民族,就有希望。

  • 和小芭一起進步
  • 提高自己,做美麗自信的女人!
  • weinxin
  • 芭莳圈
  • 關注公衆號,更便捷獲取小說推薦
  • weinxin

发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